邹城市干部政德教育工作办公室是邹城市委直属城,市委组织部代管的事业单位,是对外开展党员干部“政德”培训的专门机构。
温馨提示 :
敬请关注“邹城市干部政德教育工作办公室”!联系电话:0537-5271891

[读孟子养政德]义利篇——唯利失义

2017-06-08 11:14:43

来源:

原文品读

【原文】

孟子曰:“人亦孰不欲富贵?而独於富贵之中有私龙断。”

《孟子·公孙丑下》

【译文】

孟子说:“谁不想做官有富贵呢?但是他却在做官中有一种发财垄断行为。”

 

【原文】

孟子曰:“求也为季氏宰,无能改与其德,而复粟倍他日。孔子曰:‘求非我徒也,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。’”

《孟子·离娄上》

【译文】

孟子说:“冉求做季康子的总管,不能改变他的行为,反而把田赋增加了一倍。孔子说:‘冉求不是我的学生,您们大张旗鼓地攻击他都可以。’”

 

故事链接

王振重利祸国殃民

  王振是明初蔚州(今河北蔚县)人,略通经书,后来又做了教官,但是中举人、考进士这条荣身之路对他而言实在太难。于是他便自阉入宫。王振入宫后,宣宗皇帝也很喜欢他,便任他为东宫局郎,专门服侍皇太子也就是后来的英宗皇帝,王振慢慢靠讨好卖乖、迎逢上意,得到英宗首肯。

  英宗即位后,很自然要重用自己喜爱的人,王振便越过原司礼太监金英等人,出任宦官中权力最大的司礼太监,替皇帝掌管内外一切章奏和文件,代传皇帝谕旨等。王振曾经诱导英宗以重典治御臣下,他自己更是如此。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就是他的不二法门。谁若顺从和巴结他,就会立即得到提拔和晋升;谁若违背了他,立即受到处罚和贬黜。一些官僚见到王振权势日重,纷纷前来巴结贿赂,以求高升。王振把他的两个侄子提拔为锦衣卫指挥同知和指挥佥事,又把死心塌地依附于自己的心腹安插在各个重要部门。这样,从中央到地方迅速形成了一个以王振为核心的朋党集团。

  为了获利,王振让他的死党、镇守大同的宦官郭敬,每年私造大量箭支,送给瓦剌,瓦剌则以良马还赠王振作为报答。为了讨好瓦剌,王振还对其贡使加礼款待,赏赐增厚。瓦剌贡使冒领赏物,原是习以为常的事情,因王振与瓦剌有勾结,接受也先的贿赂,所以,瓦剌贡使冒领赏物,他都装作不知道。正统十四年(1449年),瓦剌首领也先竟然派出2500多人的贡使集团,为了多领赏物,又虚报为3000人。这次,王振却一反常态,叫礼部按实际人数发给赏赐,又轻率地将瓦剌贡马削价五分之四,仅付给瓦剌索求诸物的五分之一。瓦剌贡使没有得到满足,愤怒而归,并添油加醋地向也先作了汇报。也先一听,勃然大怒,立即召集军队,以明朝减少赏赐为借口,兵分4路,大举攻明,并亲率一支大军进攻大同。

  根本不懂军事的王振,对瓦剌的军事进攻没有足够的认识,以为让英宗亲征,就能把瓦剌兵吓跑。他为了侥幸取胜,冒滥边功,便在明朝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,怂恿英宗亲征,以便青史留下美名。英宗平日里对王振言听计从,这次听了王振的话,也认为亲征是他大显身手的好机会,便不与大臣们商议,轻率地做出亲征的决定,结果大败。

  这次战役英宗被俘,王振也被英宗的护卫将军樊忠诛杀。史册记载樊忠万分愤怒,他一手抓住王振,一手抡起铁锤,大喊一声说:“今天,我要为天下人诛杀此贼!”说完,他把满腔仇恨都凝聚在铁锤之上,对准王振的脑袋,狠狠地砸了下去。王振连哼叫一声都没有来得及,就脑浆四溅,象一滩泥似的倒了下去。王振这个只顾个人利益、祸国殃民的恶宦,终于落得个罪有应得的可耻下场。

 

当代启示

  古语讲“人心不足蛇吞象”。老子也认为,天下最大的祸患莫过于不知足,最大罪过莫达于贪得无厌。好名之人必为虚名所苦,重利之人必为贪利所困。

  中国共产党执政到今天,对于党员干部来讲,如何正确处理人生与金钱、事业与名利的关系,做到“重利不足以变其心”,“临大利而不易其义”,一直都是始终面对和必须着力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。目前,在各个岗位上工作的党员干部,大多是改革开放以来成长起来的。改革开放带给我们的不仅是实惠和机遇,同时也带来了如何对待权力、地位与利益的考验。因为通俗地说,利益其实就是好处。利益在每一个人面前都具有相当大的诱惑力,江泽民同志早在2000年中纪委五次全会上就指出:“新中国成立之后,党成为执政党,掌握了政权,有了调动全国人、财、物等资源的权力,而且权力之大,可调动的资源之多,都是执政前无法比拟的。大批党员、干部担任了从中央到地方各个部门、各个地区的领导职务,手中都掌握了这样那样的权力。”

  权力亦能滋生腐败。2013年,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,全国共有30420人被查处,7692人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,查办案件24521起——这是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亮出的2013年工作成绩单。与此同时,各地也加大了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和干部贪腐的查处力度,亮出了一系列“老虎”、“苍蝇”一起打的组合拳。大量落马官员的事实表明,许多领导干部在东窗事发、锒铛入狱后,在反思自己违法犯罪的原因时,都无不例外地提到“一念之差”。从领导干部沦为阶下囚,“一念之差”千古之恨,“一念之差”身陷囫囵,“一念之差”不可收拾。这“一念之差”究竟差在哪里呢?孟子曰:“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。”也就是说这“一念之差”,就差在过分地追逐名利,因为贪欲犹如闸门一旦打开则不可收拾。而纵观他们的人生经历,一方面如果笼统地说这些人本来素质就很差,从来没有做过什么有益的工作,那是不客观的;另一方面,辩证地分析这些干部的思想、行为特点和变化过程,又可以看出他们犯错误绝不是偶然的,而是具有一定的必然性。简而言之,党员干部如果不能树立并坚定正确的义利观,不仅有害于党和人民事业的大局,也终将毁了自己。

分享到: 更多
主办:邹城市干部政德教育工作办公室  地址:邹城市太平东路2699号 电话:0537-5271891 传真:0537-5271891 邮箱:zczdjybgs@163.com  鲁ICP备17023170号    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