邹城市干部政德教育工作办公室是邹城市委直属城,市委组织部代管的事业单位,是对外开展党员干部“政德”培训的专门机构。
温馨提示 :
敬请关注“邹城市干部政德教育工作办公室”!联系电话:0537-5271891

[读孟子养政德]尚贤篇——贤士有道

2017-05-17 17:23:33

来源:

 
原文品读

【原文】

  王立于沼上,顾鸿雁麋鹿,曰:“贤者亦乐此乎?”

  孟子对曰:“贤者而后乐此,不贤者虽有此,不乐也。”

《孟子•梁惠王上》

【译文】

  梁惠王站在池塘边上,一面顾盼着鸿雁麋鹿等飞禽走兽,一面说:“贤人也以此为乐吗?”

  孟子回答说:“只有贤人才能够享受这种快乐,不贤的人就算有这些快乐也是无法享受的。”

 

【原文】

  孟子曰:“非独贤者有是心也,人皆有之,贤者能勿丧耳。”

《孟子•告子上》

【译文】

  孟子说:“不仅仅贤人有这样的思想感情(坚持道义),人人都有这种思想感情,只不过贤人能够坚守这种品德不丧失罢了。”

 

【原文】

  孟子曰:“柳下惠不以三公易其介。”

《孟子•尽心上》

【译文】

  孟子说:“柳下惠不因为有大官做便来改变他的操守。”

 

【原文】

  是故君子有终身之忧,无一朝之患也。

《孟子•离娄下》

【译文】

  所以君子有长期的忧虑,却没有突发的痛苦。

 

【原文】

  孟子曰:“彼,何也?且子过矣:枉己者,未有能直人者也。”

《孟子•滕文公下》

【译文】

  孟子说:“假定我们先屈辱自己的志向和主张而追随诸侯,那又是为什么呢?而且你错了,自己不正直的人从来没有能够使别人正直的。”

 

【原文】

  由君子观之,则人之所以求富贵利达者,其妻妾不羞也,而不相泣者,几希矣。

《孟子•离娄下》

【译文】

  由君子看来,有些人所用的乞求升官发财的方法,能不使他妻妾引为羞耻而共同哭泣的,实在太少了。

 

【原文】

  万章问曰:“人有言,‘伊尹以割烹要汤’,有诸?”

孟子曰:“否,不然。伊尹耕於有莘之野,而乐尧、舜之道焉。非其义也,非其道也,禄之以天下,弗顾也;系马千驷,弗视也。非其义也,非其道也,一介不以与人,一介不以取诸人。”

《孟子•万章上》

【译文】

  万章问道:“有人说,‘伊尹本人切肉煲羹向汤要求做官’,有这事吗?”

  孟子答道:“没有,这不对。伊尹在有莘国郊野耕种,乐于尧舜之道。不合尧舜之道,不合义理的,即使以天下的财富作他的俸禄,他都不屑一顾;即使有四千匹马栓在那里,他都不看一眼。不合义理、不合尧舜之道的,一丁点也不给予别人,一丁点也不取于别人。”

 

【原文】

  吾未闻枉己而正人者也,况辱己以正天下者乎!圣人之行不同也;或远或近,或去或不去;归洁其身而已矣。

《孟子•万章上》

【译文】

  我没有听说过让自己先屈曲,却能够匡正别人的;何况先使自己遭受屈辱,却能匡正天下的。圣人的行为,可能各有不同,有的疏远当时的君主,有的亲近当时的君主,有的离开朝堂,有的留恋朝堂,归根结底,都要使自身干干净净,不沾染肮脏的东西。

    

故事链接

范仲淹的为官之道

  范仲淹,字希文,苏州吴县人,生于宋太宗端拱二年(公元989年),卒于宋仁宗皇祐四年(公元1052年),终年六十四岁。

  大中祥府八年(公元1015年)范仲淹考中了进士,这年他二十六岁,做官后,他清正廉洁,办事公正。但却长期在低职位上徘徊,意志得不到发挥,才能得不到展示,于是他在乾兴元年(公元1022年)也就是他三十四岁时,向当时的枢密副使张知白毛遂自荐,以图大展宏图。“盐仓治水”,就是范仲淹受命到泰州西溪盐仓带领广大灾民治理海堤的情节。当时,泰州西溪一带的海堤严重损坏,多年没修,秋天大风暴雨,潮水涌入,原来的沃土渐渐变成了盐碱地,五谷不收,老百姓逃荒要饭,远走他乡的就有三千多户,范仲淹见此惨状,便建议修复海堤,为民解忧。此事得到了朝廷的恩准,于是他便带领广大灾民开始了盐仓治水工程,经过一番艰难困苦的治水大战,全长一百五十多里的海堤修成了,逃亡的灾民也陆续返回了家园。

  范仲淹一生为民,晚年被贬之后,先后又在邠州、邓州、青州等地做过地方官。在这期间,他仍然为官清廉,尽职尽责,千古名篇“岳阳楼记”就是在这一时期写成的。其中的精华之句: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至今仍广泛传颂,激励后人。

当代启示

  古往今来,为官者千古流芳者有之,遗臭万年者亦有之。古语说的好“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。”既然做官,就要做一个“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”的官,就要做一个为民、务实、清廉,不愧对手中这份权力和责任,不愧对人民群众期望和信任的官。这是为官的基本操守,即官者的为官之道。

  三国时期魏大将李通之孙李秉所著《家诫》,虽然不足二百字,却堪称为政箴言。“为官长当清、当慎、当勤”之说,就出自这篇《家诫》,有学者称之为官三要,道出了为政应遵循的三个基本原则。

  “清”乃为官之本。“清”是对官员品质的要求,它包括清廉、清虚、清淡三个方面。清廉,是为官之本,自身清正廉洁,才能率先垂范,正己正人。清虚,就是心境清净坦然。要虚怀若谷,要有“大肚能容,容天下难容之事”的气量,还要明白“良药苦口利于病,忠言逆耳利于行”这样一个基本道理,面对八方之言,或择善而从,或作为警示。清淡,就是清静淡泊。古人常言:“宁静以致远,淡泊以明志”。功名、钱财、美色以及奢侈豪华的生活,只是满足人们一时的欲望和感官享受,而不能作为人一生的精神追求。

  “慎”乃为官之要。所谓“慎”,就是对职守和责任的真诚与恭谨,它是对官员为政态度的一种要求。官员虽然有职务高低之别、责任大小之分,但在担负责任这一点上却是相同的。在其位就要谋其政,就要以诚敬恭谨之心对待自己的岗位和工作,担负起应尽的义务和责任。这是“慎”的基本要求。
  
“勤”乃为官之责。如果说“清”是为官之品质,“慎”是为官之态度,那么,“勤”则是为官之责任。对于为政者来说,“勤政”是题中应有之义,是不言之责。所以,古代的官衙公府常以“勤”冠名,以昭示和激励为官者勤于政务。“勤政”,既表明了为政者的担当和责任,也是人们对为政者的一种要求和期望。

分享到: 更多
主办:邹城市干部政德教育工作办公室  地址:邹城市太平东路2699号 电话:0537-5271891 传真:0537-5271891 邮箱:zczdjybgs@163.com  鲁ICP备17023170号    A